罗德里格斯:昂着头分开裁判判罚对我们不利

伍德森的一些客戶甚至會在社交媒體上針對凱蒂發表一些種族主義的言論。 退伍軍人 布羅克·伍德森:他們隱含的意思就是說凱蒂是“郵購新娘”,我無法接受。 凱蒂在韓國出生,幾個月大的時候被美國家庭收養,在美國長大。但她仍會因為外貌遭遇不一樣的眼光。凱蒂說她有時會被冠以各類可怕的稱呼,但她已經習以為常。直到她和伍德森的兒子去年出生,一切發生了變化。凱蒂說,作為亞裔美國人她必須強迫自己警覺起來,尤其是和她的兒子在一起時。 韓裔美國人 凱蒂:這個國家的種族關系愈發緊張,我認為,現在出現的諸多問題,在很久以前就應該被關注到。人們的觀點強烈對立,這令我恐懼。 歧視陰雲下 美國亞裔的怒與哀 其實,這對夫婦的經曆,只是美國亞裔遭到歧視情況的冰山一角。 一些學者指出,美國對亞裔的歧視曆來帶有排外色彩,其核心是把亞裔視為“永久的外國人”和“他者”,而不是美國的一員。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滲透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從口頭騷擾到網絡霸淩,再到暴力襲擊,亞裔美國人受到形形色色的威脅和攻擊。甚至在國會聽證會上,有議員聲稱,針對亞裔的暴力並不源於種族歧視。 民主黨亞裔聯邦眾議員 趙美心:亞裔不應該成為危機中的替罪羊,亞裔的生命危在旦夕,國會應該拿出方案來解決對亞裔的歧視和仇恨。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奇普·羅伊:誰來決定這是仇恨,誰來決定哪種言論需要警方介入。 民主黨亞裔聯邦眾議員 孟昭文:這個聽證會是為了解決亞裔所受的傷害和痛苦,我們是要找出解決方法,我們不會讓你們奪走話語權。 除了公開的歧視性言論和行為,亞裔遭到的“隱形歧視”也是無處不在。 美國亞裔演員 奧立薇婭·瑪恩:長期以來,都是白人男性在講述我們的故事。作為少數族裔,我們都是做配角來講故事,都是通過他們的眼睛,他們的觀點來看我們。作為美國亞裔女性,角色大多數是很順從的妻子或失控的妻子,這樣的偏見一直存在,我們要麼順從要麼瘋狂。 美國亞裔廚師 梅麗莎·金:剛才奧立薇婭說白人男性講述我們的故事,在餐飲界,也是一樣的。很久以來,亞裔沒有辦法在美國創造新菜式,只能創造美國式的亞洲菜。 被貼"模范少數族裔”標簽 實際仍弱勢 由於亞裔在美國社會給人以“資金充裕、身體健康且活躍於上層社會”的印象,因而美國政府向來忽視對亞裔群體在住房、就業、醫療等福利上的考量。《紐約時報》刊文說,雖然占美國總人口約5。4%的亞裔常被貼上“模范少數族裔”的標簽,但亞裔實際上在美國社會中長期處於弱勢地位。 美國亞裔演員 金大賢:高收入亞裔與低收入亞裔間的差距,是各少數族裔內部最大的。當我們需要政府的幫助時,這就產生了負面的影響,我們被認為不需要幫助。因為他們只看到亞裔中的醫生、律師和企業高管,因此,亞裔被認為沒有問題。 遭排擠受敵視 亞裔希望獲得話語權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一篇文章曾用“被白人排擠,被其他有色族裔敵視”來描述亞裔在美國的尷尬處境。文章說,亞裔一方面被白人認為“不夠白”,另一方面又被其他少數族裔視為“白人階級”的一部分。 亞裔頻遭暴力襲擊,一定程度上還受到美國文化中對亞裔刻板印象的影響。很多種族主義者認為亞裔“不會反擊”,攻擊他們“不會有後果”。 美國亞裔演員 珍妮弗·千·加西亞:你們為什麼要選擇暴力,我受夠了。我知道在地球上有好人,但很長時間裏,壞人掌握了話語權,我們要把話語權拿回來。 司法不公 遭仇恨犯罪後亞裔缺少報案動力 一家美國網絡調查公司與一個亞太裔數據研究組織近日聯合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過去一年來,盡管亞裔遭受了相比其他族群更嚴重的仇恨犯罪襲擊,但他們卻很少報警。而這一現象背後的根本原因是美國司法體系缺乏公正性。 數據顯示,過去一年中,發生在亞裔及太平洋島民身上的仇恨事件多達200萬起以上,但其中僅有極少數受害者在事後向有關部門求助,選擇向執法部門報警的受害者更是少之又少。今年以來,美國全部人口中有6%曾遭遇仇恨事件或仇恨犯罪,而亞裔的這一比例則高達10%。 研究人員發現,在遭遇仇恨犯罪後,30%的亞裔受害者會選擇報警;而非洲裔及拉丁裔受害者中選擇報警的比例為45%和42%;白人受害者報警的比例最高,達到54%。 該亞太裔數據研究組織創始人萊馬克裏斯南認為,亞裔受害者缺乏報案動力,主要是擔心遭到報複,並且對美國的司法公正性存在不信任。紐約市一位小學校長也表示,少數族裔普遍不信任司法系統,加之警方在辦案時不提供翻譯人員,也讓一些受害者被迫放棄報警。 屢有司法人員為嫌疑人開脫 亞裔等少數族裔在遭遇仇恨犯罪事件後,極少有嫌疑人被定罪為仇恨犯罪,甚至不乏有司法人員為嫌疑人開脫的情況。3月16日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及周邊地區發生槍擊案,造成6名亞裔死亡後,當地警方發言人做出的表態遭到遇害者家屬和當地居民的強烈譴責。 佐治亞州切羅基縣治安官辦公室發言人 傑伊·貝克:昨天他(嫌疑人)可能度過了很糟糕的一天,於是就這麼做了。 貝克的此番表態被批“麻木”、“不恰當”。隨著輿論發酵,貝克又被曝光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歧視亞裔的帖文,在各方口誅筆伐下,貝克已被免去發言人職務。 今年1月28日,一名84歲的亞裔老人在舊金山被一名19歲的男子狠狠撞倒在地,重傷不治去世。舊金山的州檢察官指控被告謀殺和虐待老人,被告拒不認罪。甚至有檢察官發表文章,試圖為被告開罪,稱他當時是“情緒失控”。 仇恨犯罪指控少 定罪難 雖然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愈發嚴重,但美國的司法系統卻很難做出定罪。一名華裔前聯邦檢察官曾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上撰文指出,他在華盛頓擔任檢察官的11年裏,沒有起訴過任何一起與偏見、歧視有關的犯罪案件。而這樣的現象,在美國司法系統中較為普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51死146傷!台盟中央就台鐵列車出軌事故向台灣鄉親致慰問信

2021-04-03 09:42 來源:北青網 原標題:女司機當街變造號牌誤以為“最多就是記12分”,交警:拘留!

桂軍民簽訂的合同期限為三十年。簽訂合同時,對方告知他:雖然科學技術在發展,但無法確定他的妻子三十年後能複活。 他和妻子少時認識,一起走過青春歲月,曆經坎坷,度過最難熬的時光,卻在快退休時,妻子離他而去。 如今,四年過去了,走過最悲痛的傷,桂軍民開始了新的感情,但他認為只是搭夥過日子,“愛情”依舊冷凍在零下196°C之下。桂軍民甚至覺得,他和妻子已不僅是愛情,更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桂軍民說,新伴侶必須理解、接納自己對前一段感情的執著,“這也是一種責任心。”但他不知道,三十年後,假如妻子真的複活了,年邁的自己又要怎麼辦。或者,妻子醒來時,自己已不在人世,她一個人孤零零地,將如何面對陌生的新時代,那種孤獨、無助與恐懼。 “那將是她自己的人生了。”桂軍民的兒子桂峰說。 桂軍民一家三口 【以下是桂軍民的口述:】 (一) 2016年12月22日,肺癌晚期的妻子發生癌細胞腦轉移,被送進了急救室搶救。醫生跟我說,她腦部積液,整個腦袋都已經變形了。二十多天後,醫生打開她的頭顱,准備做腦部引流手術,發現裏面全是血,“撲哧”噴射出來好高…… 手術做了六七個小時,她被推出來後,直接進入了重症監護室。 我再次見到她,已是幾天之後了,她臉上沒什麼表情。我問她痛不痛,她說不痛,哪兒都不痛。她精神不好,講話費勁,不樂意說話。她喜歡鄧麗君,我一放鄧麗君的歌,她就跟著一起唱,歌詞都記得清清楚楚。 但之後,她的病情沒有好轉,醫生也沒有治療方案,主要靠藥物在支撐著。 2017年2月,我們和醫生商量後,把妻子送進了臨終病房,希望她最後的日子少一點痛苦。妻子很堅強,到了那個時候,每次我母親打視頻電話過來,她都會坐起來,挺直腰板,打起精神對著鏡頭說:“媽媽,我好了,我好了……”我看著心裏特別難受。 到後來,我們拒絕了所有親戚朋友的探望。因為妻子在乎別人,又像小女孩一樣愛美,不想給人留下不好的形象。我和兒子,以及其他幾個家人,陪著她度過了最後的時光。 最後一個月,她基本都在沉睡,很少時間醒來。但她每次醒過來時,護士都會警告我們:你們不要亂說話,她心裏啥都明白,只是不怎麼能說。 我記得有一次,我回家做飯,兒子在醫院照顧妻子。我回來後,發現她身上多了一個傷口,應該是不小心撓傷的。我擔心傷口感染,隨口說了兒子幾句。沒想到,妻子突然氣呼呼地蹦了一句:“你是在說兒子嗎?”我嚇了一大跳,原來她能說話。 那時候,臨終病房只有我們一家人。妻子睡著後,我沒事情做,就到處轉悠。3月初的一天,我走到醫生辦公室,看見架子上擺著幾本資料,介紹人體冷凍機構。我順手拿起來,翻來看了看,覺得很新奇、魔幻,但沒想會與自己有什麼關系。 幾天之後,科室主任私下跟我聊天,說起人體冷凍技術,問我對此有沒有興趣。他告訴我,冷凍公司的人第二天要來醫院,建議我跟他們見一面。 此前,我對這種技術完全沒有概念。那天晚上,我打開筆記本電腦,搜索“人體冷凍”相關新聞,看到了中國首例冷凍者——女作家杜虹,她是《三體》的編委,在國內進行遺體冷凍手術後,被送往美國進行分體保存。 我一開始不相信這個事,覺得不真實、太遙遠……我把她有關的所有報道,甚至評論都看了,還是覺得很神奇。 第二天,我見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人,問了他們一些問題。但我不懂技術,唯一震撼我的是他們對死亡的思考。他們說,“死亡”可以有另外一種形式,除了土葬、火葬……這些讓人體消亡的葬禮形式,它還可以變成一個“希望”。 後來,我去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見了管理人員、技術人員,他們的外國專家,跟他們聊技術、流程,以及手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意外。我當初擔心,法律意義上宣布死亡後,他們還給她開膛破肚或者有比較大的傷口,因為我媳婦愛美。對方告訴我,沒有很大的傷口,就是插兩根管子,一根進去,一根出來,再縫幾針就好了。 我去“銀豐”考察了三四次,覺得他們說得都很客觀。主要是,這個“希望”讓我動心了,我不想她就這麼消失。我回醫院跟妻子說:“這次你病得很嚴重,要不我給你找一個地方,你到裏面睡一覺,等醫學發達到能治好這種癌症,我們再來相見。”我前後跟她說了兩次,第一次她沒有反應。第二次,我跟她說,“如果你願意去,就抓住我的手。”她聽懂了,輕輕地抓住了我的手。 其實,年輕的時候,我們就談論過生死以及遺體捐贈,她還說要把遺體捐給我們學校做解剖。 那次,她抓住我的手後,我跟她說:“我到時來叫你,你可別故意不醒啊。” 展文蓮照片 (二) 這幾年,我回過頭慢慢琢磨,再來看待這個事情,覺得它讓我重新看待生命,理解生命。 妻子出生於1968年,比我大幾個月。我們是初中同學,我祖籍河南,她祖籍山東,我們的父母都是援疆幹部,在生產建設兵團,他們彼此都認識。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姑娘,很單純,愛玩,性格大大咧咧,像男孩子,但有一股不一樣的氣質,人也比較驕傲。她家裏幹活的人多,條件也比我們家好。 桂軍民(左五)和展文蓮(左四)初中時期 她經常送東西給我,那時候的感情很單純,也沒有考慮以後。 後來,我考上高中,考到上海的大學。她上了職業中學,沒有畢業,就跟著父母回了老家山東。 她回去以後,我們每周都通信,告訴對方彼此的情況。我上大二的一天,突然接到一封來信,說她父母出車禍身亡了。我擔心她,坐了17個小時的火車,從上海到濟南,再轉車到達她所在的小縣城。那是1988年的冬天,濟南的老火車站還是德國日耳曼式建築,被稱為亞洲最大的火車站,但她生活的小縣城道路坑坑窪窪的。 她那時已經工作了,在縣城一家銀行上班,一個月工資幾十塊錢,下面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全靠她養活。 大學畢業前,她來上海看過我幾次,我的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她。她擔心我畢業後不願跟她回去,甚至偷偷地辦理了結婚證。那個年代,大學畢業生包分配,我的很多同學都進了大學工作。我一個人提著自己的檔案,來到了這座北方的小縣城。 一開始,我多少有些失望,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們靠自己一步步努力,從縣城來到濟南,最後在這裏安家落戶。 妻子身體一直都很好,幾乎從來不怎麼生病。她經常練瑜伽、慢跑,輕輕松松能做50個俯臥撐。她每年參加單位的體育比賽,都能拿獎。2015年的春天,她陪妹妹去醫院做檢查,順便自己也做了體檢。妹妹沒有什麼問題,卻查出她患肺癌晚期。 剛開始,我們不相信,去了很多醫院檢查,結果都是一樣。我開始擔心,讓她安心治病,不要再去上班了。但她不肯聽。後來,她單位領導勸她安心養病,她才休了病假。 展文蓮入院前在門口自拍 《思念物語》截圖 她一直很樂觀,覺得自己會好起來,有時還跟護士說,等她病好起來了,還要來醫院做志願者。 2015年7月,妻子開始化療。 之後,她和我母親、妹妹經常一起出去玩,她們爬華山,去洛陽看牡丹……還去杭州玩了二十多天。妻子精力旺盛,停不下來,如果她不去化療,根本不像是有病的人。 她是一個神經大條的人,卻又很為別人考慮。她滿腦子都是別人:我兒子喜歡什麼,我喜歡什麼,我媽喜歡什麼……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從來沒說她自己喜歡什麼。她操心慣了,甚至生病後,還給弟妹三家每家買了一台飲水機。 期間,我們也去北京、天津……跑了很多家醫院,還把片子拍給國外專家看。每位醫生說的都一樣,除了常規治療,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還有醫生估計她只有半年時間。 但那時她狀態還好,她去老人院看望老人、孤兒院看望小孩。我叫她不要去了,她說“沒事、沒事……”不出門的時候,她看電視劇,或者繡十字繡……你看,現在牆上掛的“畫”,都是她那時繡的。 展文蓮刺繡作品 後來,我出門時擔心她一個人在家出事,在家裏安裝了監控器。有一次,我回家問她:“今天活動了嗎?”“活動了。”“看電視了嗎?”“沒看。”我反駁她,說她沒運動,又長胖了。她不高興,後來把監控器對著牆壁,幹脆不讓我看。 自我們結婚以來,我從來不管家裏,工資卡一上交,大小事都是她在操勞,各種開支,包括交水電費,我完全都不知道。有一次,我隨口跟她說,家裏的保險、存折,你是不是把它們歸歸類?她一聽,不高興了,反問我:“怎麼了,我不行了嗎?”其實,我是不想她再操心。 2016年12月的一天,我們在外面吃完晚飯。回家後,她說頭痛,我以為她感冒了,因為那天風大。我給她吃了幾粒感冒藥,讓她早點休息。我沒有想到,她那時已出現耐藥性了。 幾天後,她腿沒勁,走路蹣跚。我們去醫院,她自己下車,走了一小會兒,就“累”得走不動了。我扶著她,讓兒子把輪椅推出來,她一屁股坐了上去。我推她進門診大樓後,她坐在輪椅上,還用手機自拍了一張照片。 突然間,她開始嘔吐,暈了過去,身子也傾斜了。那一天是2016年12月22日。 (三) 她辛苦了半輩子,沒有享到一天福,突然就得了這個病。 那些日子,我看著她躺在病床上,一天不如一天,變得消瘦、萎縮……我很心痛,不想她就這麼離開。如果把她冷凍起來,起碼還有複活的希望,哪怕只有一絲希望…… 一開始,我沒有想到費用的問題,後來,聽他們說價格不菲。我們沒有那麼多錢,我就跟他們說,我們沒有經濟條件做,不做了。那時候,國內沒人做過人體全身冷凍,如果我妻子做,就是國內冷凍術第一人。 我當時聽他們說,又擔心:難不成你們拿我當試驗品!但轉念又想,如果火化的話,人就徹底沒有了。後來,“銀豐”跟集團申請,給我們免掉了相關費用。我跟兒子商量後,決定簽訂合同,唯一的條件就是,裝進冷凍罐前,我們一定要看一眼,保證她身體的完整性。對方也同意了。 “銀豐”那時處於起步階段,此前跟別人簽過幾次協議,但每次到了最後,對方都因各種借口反悔了。還有的人,“遺體”都送到“銀豐”了,因為家裏有親屬反對,最後又被拉回了殯儀館。 我們家的情況比較簡單,兒子和幾個妻弟妹基本都支持,只有妻子大妹不贊同,她覺得人都這樣了,“你再折騰幹啥呢?”我跟她說:“人已經這樣了,又不會失去什麼,反而多了一個希望。” 後來,我看他們做動物實驗,冷凍幾個小時,之後複活成功了。我覺得,雖然目前全球沒有人體冷凍複活案例,但隨著未來的技術發展肯定能做得到。 幾天後,我代妻子簽訂了合同,把她的病曆資料發給了對方,同時自己也簽了一份合同。因為我相信,只要能解凍複活,就有機會跟妻子再見。我兒子是科技迷,他對此也堅信不疑。 2017年5月8日,淩晨四點,妻子臨床“過世”。 “銀豐”團隊當時已守在臨終病房。十幾天前他們就過來了,還演練過幾次,因為不能出現一絲差錯。當天,醫生宣布妻子臨床死亡,出了死亡報告,醫院法務科、紅十字會的人幫我們走了人體捐獻的程序,從法律意義上,她已經死亡了。隨後“銀豐”的專家馬上介入,給她用上了心髒支持系統,保證她心髒的跳動,又把她救“活”了。 大約六七分鍾後,妻子被他們帶去了“銀豐”。我以前從來沒掉過眼淚,那次回到家裏,心裏特別難受,覺得她真的沒了,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了……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那幾天,我基本沒怎麼睡著。一方面覺得她離開了,另一方面覺得她只是睡著了,也擔心手術的情況。 冷凍人體手術過程 資料視頻截圖 這種技術,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一般來說,死亡分為臨床死亡和生物死亡,生物死亡是指,所有細胞都死了,所有功能都消亡了。臨床死亡是指,你心跳沒了、呼吸沒有了,但你的腦細胞還活著,你的血液、神經系統還有生命。所以,做人體冷凍術的“遺體”,她一定是活著的,包括杜虹的頭顱,如果已經完全死了,那還冷凍保存它幹啥? 妻子的人體冷凍手術做了55個小時。我等了三天,終於接到了電話,帶著兒子、妻妹一起過去見妻子最後一面:她躺在低溫床上,身上套著保溫袋,臉上很安詳,像是睡著了一樣。我開始以為,人體冰冷後,皮膚會發白,其實並沒有,依舊是正常膚色,這讓我很震驚。 大約15秒,她被推進去,裝入了罐內。 我記得,我跟妻妹說了一句:“挺好的。”我們當時都松了一口氣。 冷凍人體裝罐 資料視頻截圖 (四) 一開始,我隔三差五跑去“銀豐”看。其實啥也看不到,就是對著罐子說說話,或者放鄧麗君的歌給她聽,跟“銀豐”的工作人員聊聊天。我最初擔心,只有我們一例,這項科技就很難有突破。但幾個月後,“銀豐”出現了第二例,接著第三例人體冷凍……讓我覺得複活並不遙遠。 不,我覺得應該是蘇醒,因為她一直活著,我們正常的細胞,10天分裂一次;她可能1年分裂一次,或者10年分裂一次,她只是生命進程被延緩了。 這個事情,剛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包括他們單位的人,還有人問我:“這還發工資嗎?還交養老保險嗎?……”他不理解這個事,他不知道,“她人還在嗎?她是睡著了,活著的,還是死了呢?”其實法律意義上,人已經死亡了,戶口都銷了,死亡證明都開了,怎麼還會有這些?這不就鬧笑話了嘛。 冷凍幾天過後,我們回她老家辦葬禮。山東是一個很講傳統的地方,雖然她在罐內冷凍,但還是舉行了儀式,埋了一些衣服,她用過的東西等。當時,我兒子不同意,他覺得媽媽還活著,只是睡著了,所以不願意立墓碑。 但總要考慮別人,也要走親戚,他們會有各種說法。2019年清明節,我們最後還是立了墓碑,以兒子的名義立的雙穴墓,上面有妻子的名字,也有我的名字,她的名字是白色,我的名字是紅色。其實,我媽媽當時很反對,她覺得我還要生活,是不是要考慮再婚,埋不埋在一起還未知。我對這個看得比較開,以後的事沒必要現在操心,交給後人吧。 那幾年,我沒心思去想(這件事),精神狀態很差。每天出門上班,下班就回家,不去別人家串門,幾乎不見任何朋友。其實當時也有人不理解,覺得“你有什麼權利替她決定?”都是她和我共同的朋友,他們甚至都不聽我解釋,直接就“啪”一下把我微信拉黑了。 在這個事情上,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評論,因為本來就和他們沒什麼關系。但這些朋友原來和我們關系都很好,就因為這個事情,至今都沒有來往了,我心裏還是挺難過的。 妻子冷凍後,兒子去了外地工作。有一段時間,我經常一個人在沙發上睡,迷迷糊糊睡著後,第二天手機沒電了,單位領導或者一些老朋友打不通電話,擔心我出啥事情,會專程開車到家裏來把門砸開,生怕我出什麼意外。 有一次,手機放在客廳充電,我在屋裏睡著了,突然痛風發作了,人動不了,下不床,硬生生躺了好幾天。後來沒辦法,自己爬過來拿手機,打電話給小妹妹。她很擔心,跟外甥一起來了,給我床頭放滿了吃的喝的。 他們都勸我,過去這麼久了,也該放下了,但我每次閉上眼睛,一幕幕就清清楚楚在眼前。有時候,我也想忘記,但就是忘不了,已經刻在腦子裏,怎麼能忘得了呢? 桂軍民 後來,單位幾個老大哥看我精神不好,拉著我去學校的健身房健身。以前,我總覺得自己還年輕,做什麼都不比別人差。看到年輕人跑跳,我也去跑跳,結果發現手腳不聽使喚。我去打兵乓球,手和眼睛配合不到一起。有一次,我們幾個朋友一起打籃球,我剛往那一跑,“啪”一下就摔倒了。 我覺得自己老了。 桂軍民洗衣服 去年6月,我一個學生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她隔一段就過來照顧我生活。她挺勤快,人也還行,我們最近還在磨合階段。我兒子常年在外地,沒時間和精力照顧我。我跟他聊過這事,他也很支持我。因為生活還是要繼續,我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未來,我可能還會再結婚,但對方必須理解我,接納我對上一段感情的執著。 桂軍民和外甥女(左一)、女朋友(左二)吃飯 我照顧妻子時,見了很多病人,很多生死,我對死亡其實不那麼害怕,我最怕的是半死不活,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利索,這太痛苦了。一天兩天,你可能還能忍受,一年兩年,你就很難承受了,覺得活著沒有一點尊嚴。 說實話,我現在年紀大了,還是得找個人作伴,相互幫扶照顧,但我心裏也很矛盾,不敢想象未來會怎麼樣。 我們跟“銀豐”簽訂的合同是30年,30年後,如果技術達到了,能治愈肺癌了,就會複活我妻子。如果技術達不到,可以續簽,但這樣,我可能這輩子就見到不她了。我今年53歲,30年後,如果我還在世,就80多歲了。當然,我走後,或者冷凍後,還有兒子。但最可怕的是,兒子有可能也看不到她複活。我現在不敢去想,幾十年、上百年後,假如她複活了,她怎麼在這個世上生活,整個地球都沒有先例。 當然,也有可能,無法複活,只能重新火化。 桂軍民看著展文蓮的照片 (桂峰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21-04-03 08:35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台鐵列車出軌已致50罹難162人受傷 事故原因疑點重重

2021-04-03 21:39 來源:中國籃鏡頭 原標題:李原宇25分原帥空射7記三分 四川四殺山西鎖定季後賽

在建設銀行申請開具已故母親資產情況證明時,櫃台工作人員要求劉女士回到母親戶籍所在地派出所,給銀行開具證明才能查詢。劉女士對此予以拒絕,要求銀行提供相關書面規定。後幾經周折找到主管翻閱相關文件才發現,銀行這一要求並非文件規定,而是工作人員按照日常習慣提出的。 花了一整天時間,輾轉於多家機構,劉女士最終只辦成了母親在一家銀行的資產證明。其他存款和理財產品如要取出,還需在公證處和相關銀行之間再次重複相關過程。 劉女士的經曆並非個案,類似情況全國各地都有發生。按照規定,繼承人要把逝者在銀行的存款等資產取出,須證明自己是合法繼承人,同時還要證明其他繼承人放棄繼承權利或者已經死亡。而要辦齊這些證明需要到社區、街道辦、派出所、民政局、逝者生前的工作單位、公證處等多個機構來回奔波。這還是在一般正常情況下。如果存在特殊情況,相關程序還將更加繁瑣。 東老師認為,逝者存款支取等問題,涉及繼承人權利、財產安全和機構責任,情況多樣,涉及面廣,相關機構嚴格要求無可厚非,但遵守規章並不等於手續繁複,更不等於可以把所有舉證責任完全推給當事人。 近年來,針對逝者相關財產和權利的處理,國家和各地出台了不少便民措施,情況有了明顯改善。但在很多地方,相關手續辦理難、花費多的問題還沒有得到完全徹底的解決。 隨著新型城鎮化的推進,類似劉女士這樣,出生、成長、工作遷徙多地,祖輩、父母、子女各在一方的情況已成為常態,此類手續的異地辦理會越來越多。在戶籍信息已經聯網,各地推動一網通辦,國家反複要求打破“數據孤島”,消除“數據煙囪”的背景下,在逝者財產確權和處置上還要讓家屬花費大量精力,“跑斷腿、磨破嘴”,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前不久,國家公布“十四五”規劃綱要,要求建立健全國家公共數據資源體系,確保公共數據安全,推進數據跨部門、跨層級、跨地區彙聚融合和深度利用,全面推進公共服務數字化智能化。東老師認為,在現有技術條件下,實現多部門數據聯動和身份互認,創新體制機制,完善整合法規,優化和擴充公共服務,進一步減輕群眾負擔,打通“最後一公裏”,是完全有條件也應該能做到的。 恰逢清明,東老師衷心希望各方在這一問題上共同努力,傾聽群眾呼聲,以人民為中心,減少流程“黑洞”,消除“奇葩”證明,讓逝者安息,讓生者安心。 總監制:陳良傑 監制:夏宇 編輯:顧佳 贇 制作:張靜、萬宏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發布的《2020年高年齡者雇傭狀況》的報告顯示,65歲退休的企業占全體的18。4%(主要是一些大企業),66歲以上依然可以工作的企業占全體比例的33。4%,另有31。5%的企業表示已經制定了相關制度,可以雇傭70歲以上的員工。 另外,去年日本也出現了“80歲退休”的企業,在日本引發巨大討論。日本最大和曆史最悠久的家電零售集團之一野島公司(Nojima)宣布,正在實行員工可以工作到80歲的雇傭制度。該公司一共有3000多名員工,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在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將以臨時員工的身份與公司簽訂1年期的合同,他們可以工作到80歲才退休。“野島”公司還表示,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到了80歲以後依然可以來公司工作。 圖片來源:央視財經2020年8月的報道截圖 但有日本媒體表示,返聘員工待遇不佳問題也備受詬病。由於大多數企業實施返聘制,很多老員工60歲以後淪為臨時工,合同每年一簽,隨時可能被企業辭退,有調查顯示員工返聘後收入較60歲以前減少30%至70%。有不少人呼籲應該保護延遲退休老人的權益。 為了確保這些老年人的權益,日本政府從4月1日開始面向中小企業推行“同一勞動同一薪酬”的薪酬制度。在此之前,主要是一些大企業在執行。 少子化加老齡化雙重沖擊 之所以日本通過立法鼓勵企業雇用老年人直至70歲,主要有兩方面考慮:一是為了應對“少子化”所帶來的人手不足難題,二是為了減輕用於養老金支出的財政負擔。 NHK曾報道稱,日本國民養老儲蓄金將在2050年枯竭,修改《老年人雇用安定法》可能有助於緩解養勞動力不足和緩解養老儲蓄金壓力。 據《日經新聞》報道,過去很長的一段時期裏,日本社會的退休年齡為55歲(男性)。回顧曆史可以發現,幾乎每隔10-20年日本政府就會把退休年齡延長5年。比如,日本現在的65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2006年4月,直到2013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60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1986年,直到1998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 圖片來源:攝圖網 延長退休年齡的一個原因是人均壽命的提高。1960年日本男性的平均年齡為65歲,所以55歲退休並不值得奇怪。現在90%以上的日本男性到65歲的時候身體都很健康,剩下的平均餘命大概還有20年。所以,把退休年齡延長到70歲也是可以理解的。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調查顯示,去年9月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數量為3617萬人,占全國人口的28。7%。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IPSS)的模型預計,如果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口增幅按此速度繼續上升的話,到204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在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將會從目前的28。7%提升至35。3%。 而在日本人口結構天平的另一端,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再創新低。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約為84。8萬人,與2019年相比減少約1。7萬人,降至1899年有該項統計以來的曆史最低。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曾在2017年發表的人口預測中提出,日本每年新生人口數將在2020年跌破90萬,2023年達到84萬左右。但就目前情況來看,日本的少子化提前“達標”。而且,受疫情沖擊,日媒預計,2021年日本出生人口將跌破80萬。 面對不斷被推遲的退休年齡,何時才是盡頭?或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表態能提供些許答案。2017年時安倍政府成立了名為“人生百年時代構想促進室”的部門,積極探討如何為即將到來的“超高齡時代”做好准備。該部門還會定期召開“人生百年構想”會議,邀請那些退休後憑借自己的興趣不斷學習、活躍在各行各業的老人們分享自己的經驗。當時,他在規劃2018~2021年執政方針中,就有一項被喻為“終身不退休”的大規模社保制度改革計劃。根據該計劃,在3年時間內,安倍政府將以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為前提,推進醫療和養老金等社會保障制度改革。 編輯|盧祥勇 王嘉琦 杜恒峰 校對|孫志成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自央視財經、第一財經、紅星新聞 截至4月2日6:17,全球新冠肺炎確診129317945例,死亡2821367例。關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動態,請點擊↓↓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北京時間4月3日,2020-21賽季CBA聯賽常規賽第52輪,四川男籃對陣山西男籃。經過四節比拼,最終四川107-101戰勝山西,賽季四殺對手,同時四川也提前鎖定了一個季後賽席位。 得分方面四川隊李原宇25分5板3助,韓碩21分4板2助,亨特35分7板4助3斷,哈達迪6分10板13助,袁堂文8分8助;山西隊原帥命中7記三分得到28分2助,周湛東18分5板5助,莫蘭德11分10板4助,閆鵬飛14分3板。 四川近來遭受挫折,上一輪他們以106-114輸給深圳,遭遇兩連敗。山西在爭奪季後賽席位的最後階段掉隊,上一輪他們以74-96輸給了廣廈,慘遭5連敗,提前告別了季後賽席位爭奪。上賽季常規賽兩回合交鋒,四川都輸給了山西。本賽季四川和山西被分在同一小組,此前3次交鋒,四川都擊敗了山西。

2021-04-03 11:10 來源:觀察者網 原標題:椰樹集團叫"冤":搞垮我們,50萬農民將"脫富返貧"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觀察者網 訊) “地球上有的國家,有侵略性DNA。”“你暗指美國。”“沒錯,我說的就是美國。” 面對美國媒體彭博社的專訪,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郭蔭庶直言不諱。他還指出,港人不應“以身試法”,探《香港國安法》的“紅線”。 3月31日,郭蔭庶接受彭博社記者史蒂芬·英格爾(Stephen Engle)采訪,談及《國安法》、國家安全等議題。 彭博社采訪視頻截圖 英格爾問到什麼行為算違反《香港國安法》時,郭蔭庶表示,這是個錯誤的問題。“不要以身試法,這很簡單。一個正常理智的態度是,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只要確保我為這個地方的整體和諧、和平和安全做出貢獻就可以了。” 郭蔭庶強調,“市民不應反其道而行,讓我看看我可以走多遠,我幾乎可以觸摸紅線,但你不能碰我……這不是我們想要維護香港安定的方式。” 英格爾稱,一些法律界人士和西方國家政府批評《香港國安法》法律條文模糊,目的是“監禁反對派人士”,郭蔭庶則指出,香港警方逮捕違法者是必要,因為香港面對國家安全的緊逼威脅,包括拜登政府對有關官員施加的所謂制裁。 “地球上有一些國家,有咄咄逼人的侵略性DNA。”郭蔭庶說。 “你說的是美國。”英格爾確認道。

(觀察者網 訊) “地球上有的國家,有侵略性DNA。”“你暗指美國。”“沒錯,我說的就是美國。” 面對美國媒體彭博社的專訪,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郭蔭庶直言不諱。他還指出,港人不應“以身試法”,探《香港國安法》的“紅線”。 3月31日,郭蔭庶接受彭博社記者史蒂芬·英格爾(Stephen Engle)采訪,談及《國安法》、國家安全等議題。 彭博社采訪視頻截圖 英格爾問到什麼行為算違反《香港國安法》時,郭蔭庶表示,這是個錯誤的問題。“不要以身試法,這很簡單。一個正常理智的態度是,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只要確保我為這個地方的整體和諧、和平和安全做出貢獻就可以了。” 郭蔭庶強調,“市民不應反其道而行,讓我看看我可以走多遠,我幾乎可以觸摸紅線,但你不能碰我……這不是我們想要維護香港安定的方式。” 英格爾稱,一些法律界人士和西方國家政府批評《香港國安法》法律條文模糊,目的是“監禁反對派人士”,郭蔭庶則指出,香港警方逮捕違法者是必要,因為香港面對國家安全的緊逼威脅,包括拜登政府對有關官員施加的所謂制裁。 “地球上有一些國家,有咄咄逼人的侵略性DNA。”郭蔭庶說。 “你說的是美國。”英格爾確認道。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發布的《2020年高年齡者雇傭狀況》的報告顯示,65歲退休的企業占全體的18。4%(主要是一些大企業),66歲以上依然可以工作的企業占全體比例的33。4%,另有31。5%的企業表示已經制定了相關制度,可以雇傭70歲以上的員工。 另外,去年日本也出現了“80歲退休”的企業,在日本引發巨大討論。日本最大和曆史最悠久的家電零售集團之一野島公司(Nojima)宣布,正在實行員工可以工作到80歲的雇傭制度。該公司一共有3000多名員工,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在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將以臨時員工的身份與公司簽訂1年期的合同,他們可以工作到80歲才退休。“野島”公司還表示,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到了80歲以後依然可以來公司工作。 圖片來源:央視財經2020年8月的報道截圖 但有日本媒體表示,返聘員工待遇不佳問題也備受詬病。由於大多數企業實施返聘制,很多老員工60歲以後淪為臨時工,合同每年一簽,隨時可能被企業辭退,有調查顯示員工返聘後收入較60歲以前減少30%至70%。有不少人呼籲應該保護延遲退休老人的權益。 為了確保這些老年人的權益,日本政府從4月1日開始面向中小企業推行“同一勞動同一薪酬”的薪酬制度。在此之前,主要是一些大企業在執行。 少子化加老齡化雙重沖擊 之所以日本通過立法鼓勵企業雇用老年人直至70歲,主要有兩方面考慮:一是為了應對“少子化”所帶來的人手不足難題,二是為了減輕用於養老金支出的財政負擔。 NHK曾報道稱,日本國民養老儲蓄金將在2050年枯竭,修改《老年人雇用安定法》可能有助於緩解養勞動力不足和緩解養老儲蓄金壓力。 據《日經新聞》報道,過去很長的一段時期裏,日本社會的退休年齡為55歲(男性)。回顧曆史可以發現,幾乎每隔10-20年日本政府就會把退休年齡延長5年。比如,日本現在的65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2006年4月,直到2013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60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1986年,直到1998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 圖片來源:攝圖網 延長退休年齡的一個原因是人均壽命的提高。1960年日本男性的平均年齡為65歲,所以55歲退休並不值得奇怪。現在90%以上的日本男性到65歲的時候身體都很健康,剩下的平均餘命大概還有20年。所以,把退休年齡延長到70歲也是可以理解的。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調查顯示,去年9月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數量為3617萬人,占全國人口的28。7%。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IPSS)的模型預計,如果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口增幅按此速度繼續上升的話,到204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在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將會從目前的28。7%提升至35。3%。 而在日本人口結構天平的另一端,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再創新低。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約為84。8萬人,與2019年相比減少約1。7萬人,降至1899年有該項統計以來的曆史最低。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曾在2017年發表的人口預測中提出,日本每年新生人口數將在2020年跌破90萬,2023年達到84萬左右。但就目前情況來看,日本的少子化提前“達標”。而且,受疫情沖擊,日媒預計,2021年日本出生人口將跌破80萬。 面對不斷被推遲的退休年齡,何時才是盡頭?或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表態能提供些許答案。2017年時安倍政府成立了名為“人生百年時代構想促進室”的部門,積極探討如何為即將到來的“超高齡時代”做好准備。該部門還會定期召開“人生百年構想”會議,邀請那些退休後憑借自己的興趣不斷學習、活躍在各行各業的老人們分享自己的經驗。當時,他在規劃2018~2021年執政方針中,就有一項被喻為“終身不退休”的大規模社保制度改革計劃。根據該計劃,在3年時間內,安倍政府將以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為前提,推進醫療和養老金等社會保障制度改革。 編輯|盧祥勇 王嘉琦 杜恒峰 校對|孫志成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自央視財經、第一財經、紅星新聞 截至4月2日6:17,全球新冠肺炎確診129317945例,死亡2821367例。關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動態,請點擊↓↓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桂軍民簽訂的合同期限為三十年。簽訂合同時,對方告知他:雖然科學技術在發展,但無法確定他的妻子三十年後能複活。 他和妻子少時認識,一起走過青春歲月,曆經坎坷,度過最難熬的時光,卻在快退休時,妻子離他而去。 如今,四年過去了,走過最悲痛的傷,桂軍民開始了新的感情,但他認為只是搭夥過日子,“愛情”依舊冷凍在零下196°C之下。桂軍民甚至覺得,他和妻子已不僅是愛情,更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桂軍民說,新伴侶必須理解、接納自己對前一段感情的執著,“這也是一種責任心。”但他不知道,三十年後,假如妻子真的複活了,年邁的自己又要怎麼辦。或者,妻子醒來時,自己已不在人世,她一個人孤零零地,將如何面對陌生的新時代,那種孤獨、無助與恐懼。 “那將是她自己的人生了。”桂軍民的兒子桂峰說。 桂軍民一家三口 【以下是桂軍民的口述:】 (一) 2016年12月22日,肺癌晚期的妻子發生癌細胞腦轉移,被送進了急救室搶救。醫生跟我說,她腦部積液,整個腦袋都已經變形了。二十多天後,醫生打開她的頭顱,准備做腦部引流手術,發現裏面全是血,“撲哧”噴射出來好高…… 手術做了六七個小時,她被推出來後,直接進入了重症監護室。 我再次見到她,已是幾天之後了,她臉上沒什麼表情。我問她痛不痛,她說不痛,哪兒都不痛。她精神不好,講話費勁,不樂意說話。她喜歡鄧麗君,我一放鄧麗君的歌,她就跟著一起唱,歌詞都記得清清楚楚。 但之後,她的病情沒有好轉,醫生也沒有治療方案,主要靠藥物在支撐著。 2017年2月,我們和醫生商量後,把妻子送進了臨終病房,希望她最後的日子少一點痛苦。妻子很堅強,到了那個時候,每次我母親打視頻電話過來,她都會坐起來,挺直腰板,打起精神對著鏡頭說:“媽媽,我好了,我好了……”我看著心裏特別難受。 到後來,我們拒絕了所有親戚朋友的探望。因為妻子在乎別人,又像小女孩一樣愛美,不想給人留下不好的形象。我和兒子,以及其他幾個家人,陪著她度過了最後的時光。 最後一個月,她基本都在沉睡,很少時間醒來。但她每次醒過來時,護士都會警告我們:你們不要亂說話,她心裏啥都明白,只是不怎麼能說。 我記得有一次,我回家做飯,兒子在醫院照顧妻子。我回來後,發現她身上多了一個傷口,應該是不小心撓傷的。我擔心傷口感染,隨口說了兒子幾句。沒想到,妻子突然氣呼呼地蹦了一句:“你是在說兒子嗎?”我嚇了一大跳,原來她能說話。 那時候,臨終病房只有我們一家人。妻子睡著後,我沒事情做,就到處轉悠。3月初的一天,我走到醫生辦公室,看見架子上擺著幾本資料,介紹人體冷凍機構。我順手拿起來,翻來看了看,覺得很新奇、魔幻,但沒想會與自己有什麼關系。 幾天之後,科室主任私下跟我聊天,說起人體冷凍技術,問我對此有沒有興趣。他告訴我,冷凍公司的人第二天要來醫院,建議我跟他們見一面。 此前,我對這種技術完全沒有概念。那天晚上,我打開筆記本電腦,搜索“人體冷凍”相關新聞,看到了中國首例冷凍者——女作家杜虹,她是《三體》的編委,在國內進行遺體冷凍手術後,被送往美國進行分體保存。 我一開始不相信這個事,覺得不真實、太遙遠……我把她有關的所有報道,甚至評論都看了,還是覺得很神奇。 第二天,我見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人,問了他們一些問題。但我不懂技術,唯一震撼我的是他們對死亡的思考。他們說,“死亡”可以有另外一種形式,除了土葬、火葬……這些讓人體消亡的葬禮形式,它還可以變成一個“希望”。 後來,我去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見了管理人員、技術人員,他們的外國專家,跟他們聊技術、流程,以及手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意外。我當初擔心,法律意義上宣布死亡後,他們還給她開膛破肚或者有比較大的傷口,因為我媳婦愛美。對方告訴我,沒有很大的傷口,就是插兩根管子,一根進去,一根出來,再縫幾針就好了。 我去“銀豐”考察了三四次,覺得他們說得都很客觀。主要是,這個“希望”讓我動心了,我不想她就這麼消失。我回醫院跟妻子說:“這次你病得很嚴重,要不我給你找一個地方,你到裏面睡一覺,等醫學發達到能治好這種癌症,我們再來相見。”我前後跟她說了兩次,第一次她沒有反應。第二次,我跟她說,“如果你願意去,就抓住我的手。”她聽懂了,輕輕地抓住了我的手。 其實,年輕的時候,我們就談論過生死以及遺體捐贈,她還說要把遺體捐給我們學校做解剖。 那次,她抓住我的手後,我跟她說:“我到時來叫你,你可別故意不醒啊。” 展文蓮照片 (二) 這幾年,我回過頭慢慢琢磨,再來看待這個事情,覺得它讓我重新看待生命,理解生命。 妻子出生於1968年,比我大幾個月。我們是初中同學,我祖籍河南,她祖籍山東,我們的父母都是援疆幹部,在生產建設兵團,他們彼此都認識。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姑娘,很單純,愛玩,性格大大咧咧,像男孩子,但有一股不一樣的氣質,人也比較驕傲。她家裏幹活的人多,條件也比我們家好。 桂軍民(左五)和展文蓮(左四)初中時期 她經常送東西給我,那時候的感情很單純,也沒有考慮以後。 後來,我考上高中,考到上海的大學。她上了職業中學,沒有畢業,就跟著父母回了老家山東。 她回去以後,我們每周都通信,告訴對方彼此的情況。我上大二的一天,突然接到一封來信,說她父母出車禍身亡了。我擔心她,坐了17個小時的火車,從上海到濟南,再轉車到達她所在的小縣城。那是1988年的冬天,濟南的老火車站還是德國日耳曼式建築,被稱為亞洲最大的火車站,但她生活的小縣城道路坑坑窪窪的。 她那時已經工作了,在縣城一家銀行上班,一個月工資幾十塊錢,下面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全靠她養活。 大學畢業前,她來上海看過我幾次,我的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她。她擔心我畢業後不願跟她回去,甚至偷偷地辦理了結婚證。那個年代,大學畢業生包分配,我的很多同學都進了大學工作。我一個人提著自己的檔案,來到了這座北方的小縣城。 一開始,我多少有些失望,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們靠自己一步步努力,從縣城來到濟南,最後在這裏安家落戶。 妻子身體一直都很好,幾乎從來不怎麼生病。她經常練瑜伽、慢跑,輕輕松松能做50個俯臥撐。她每年參加單位的體育比賽,都能拿獎。2015年的春天,她陪妹妹去醫院做檢查,順便自己也做了體檢。妹妹沒有什麼問題,卻查出她患肺癌晚期。 剛開始,我們不相信,去了很多醫院檢查,結果都是一樣。我開始擔心,讓她安心治病,不要再去上班了。但她不肯聽。後來,她單位領導勸她安心養病,她才休了病假。 展文蓮入院前在門口自拍 《思念物語》截圖 她一直很樂觀,覺得自己會好起來,有時還跟護士說,等她病好起來了,還要來醫院做志願者。 2015年7月,妻子開始化療。 之後,她和我母親、妹妹經常一起出去玩,她們爬華山,去洛陽看牡丹……還去杭州玩了二十多天。妻子精力旺盛,停不下來,如果她不去化療,根本不像是有病的人。 她是一個神經大條的人,卻又很為別人考慮。她滿腦子都是別人:我兒子喜歡什麼,我喜歡什麼,我媽喜歡什麼……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從來沒說她自己喜歡什麼。她操心慣了,甚至生病後,還給弟妹三家每家買了一台飲水機。 期間,我們也去北京、天津……跑了很多家醫院,還把片子拍給國外專家看。每位醫生說的都一樣,除了常規治療,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還有醫生估計她只有半年時間。 但那時她狀態還好,她去老人院看望老人、孤兒院看望小孩。我叫她不要去了,她說“沒事、沒事……”不出門的時候,她看電視劇,或者繡十字繡……你看,現在牆上掛的“畫”,都是她那時繡的。 展文蓮刺繡作品 後來,我出門時擔心她一個人在家出事,在家裏安裝了監控器。有一次,我回家問她:“今天活動了嗎?”“活動了。”“看電視了嗎?”“沒看。”我反駁她,說她沒運動,又長胖了。她不高興,後來把監控器對著牆壁,幹脆不讓我看。 自我們結婚以來,我從來不管家裏,工資卡一上交,大小事都是她在操勞,各種開支,包括交水電費,我完全都不知道。有一次,我隨口跟她說,家裏的保險、存折,你是不是把它們歸歸類?她一聽,不高興了,反問我:“怎麼了,我不行了嗎?”其實,我是不想她再操心。 2016年12月的一天,我們在外面吃完晚飯。回家後,她說頭痛,我以為她感冒了,因為那天風大。我給她吃了幾粒感冒藥,讓她早點休息。我沒有想到,她那時已出現耐藥性了。 幾天後,她腿沒勁,走路蹣跚。我們去醫院,她自己下車,走了一小會兒,就“累”得走不動了。我扶著她,讓兒子把輪椅推出來,她一屁股坐了上去。我推她進門診大樓後,她坐在輪椅上,還用手機自拍了一張照片。 突然間,她開始嘔吐,暈了過去,身子也傾斜了。那一天是2016年12月22日。 (三) 她辛苦了半輩子,沒有享到一天福,突然就得了這個病。 那些日子,我看著她躺在病床上,一天不如一天,變得消瘦、萎縮……我很心痛,不想她就這麼離開。如果把她冷凍起來,起碼還有複活的希望,哪怕只有一絲希望…… 一開始,我沒有想到費用的問題,後來,聽他們說價格不菲。我們沒有那麼多錢,我就跟他們說,我們沒有經濟條件做,不做了。那時候,國內沒人做過人體全身冷凍,如果我妻子做,就是國內冷凍術第一人。 我當時聽他們說,又擔心:難不成你們拿我當試驗品!但轉念又想,如果火化的話,人就徹底沒有了。後來,“銀豐”跟集團申請,給我們免掉了相關費用。我跟兒子商量後,決定簽訂合同,唯一的條件就是,裝進冷凍罐前,我們一定要看一眼,保證她身體的完整性。對方也同意了。 “銀豐”那時處於起步階段,此前跟別人簽過幾次協議,但每次到了最後,對方都因各種借口反悔了。還有的人,“遺體”都送到“銀豐”了,因為家裏有親屬反對,最後又被拉回了殯儀館。 我們家的情況比較簡單,兒子和幾個妻弟妹基本都支持,只有妻子大妹不贊同,她覺得人都這樣了,“你再折騰幹啥呢?”我跟她說:“人已經這樣了,又不會失去什麼,反而多了一個希望。” 後來,我看他們做動物實驗,冷凍幾個小時,之後複活成功了。我覺得,雖然目前全球沒有人體冷凍複活案例,但隨著未來的技術發展肯定能做得到。 幾天後,我代妻子簽訂了合同,把她的病曆資料發給了對方,同時自己也簽了一份合同。因為我相信,只要能解凍複活,就有機會跟妻子再見。我兒子是科技迷,他對此也堅信不疑。 2017年5月8日,淩晨四點,妻子臨床“過世”。 “銀豐”團隊當時已守在臨終病房。十幾天前他們就過來了,還演練過幾次,因為不能出現一絲差錯。當天,醫生宣布妻子臨床死亡,出了死亡報告,醫院法務科、紅十字會的人幫我們走了人體捐獻的程序,從法律意義上,她已經死亡了。隨後“銀豐”的專家馬上介入,給她用上了心髒支持系統,保證她心髒的跳動,又把她救“活”了。 大約六七分鍾後,妻子被他們帶去了“銀豐”。我以前從來沒掉過眼淚,那次回到家裏,心裏特別難受,覺得她真的沒了,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了……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那幾天,我基本沒怎麼睡著。一方面覺得她離開了,另一方面覺得她只是睡著了,也擔心手術的情況。 冷凍人體手術過程 資料視頻截圖 這種技術,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一般來說,死亡分為臨床死亡和生物死亡,生物死亡是指,所有細胞都死了,所有功能都消亡了。臨床死亡是指,你心跳沒了、呼吸沒有了,但你的腦細胞還活著,你的血液、神經系統還有生命。所以,做人體冷凍術的“遺體”,她一定是活著的,包括杜虹的頭顱,如果已經完全死了,那還冷凍保存它幹啥? 妻子的人體冷凍手術做了55個小時。我等了三天,終於接到了電話,帶著兒子、妻妹一起過去見妻子最後一面:她躺在低溫床上,身上套著保溫袋,臉上很安詳,像是睡著了一樣。我開始以為,人體冰冷後,皮膚會發白,其實並沒有,依舊是正常膚色,這讓我很震驚。 大約15秒,她被推進去,裝入了罐內。 我記得,我跟妻妹說了一句:“挺好的。”我們當時都松了一口氣。 冷凍人體裝罐 資料視頻截圖 (四) 一開始,我隔三差五跑去“銀豐”看。其實啥也看不到,就是對著罐子說說話,或者放鄧麗君的歌給她聽,跟“銀豐”的工作人員聊聊天。我最初擔心,只有我們一例,這項科技就很難有突破。但幾個月後,“銀豐”出現了第二例,接著第三例人體冷凍……讓我覺得複活並不遙遠。 不,我覺得應該是蘇醒,因為她一直活著,我們正常的細胞,10天分裂一次;她可能1年分裂一次,或者10年分裂一次,她只是生命進程被延緩了。 這個事情,剛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包括他們單位的人,還有人問我:“這還發工資嗎?還交養老保險嗎?……”他不理解這個事,他不知道,“她人還在嗎?她是睡著了,活著的,還是死了呢?”其實法律意義上,人已經死亡了,戶口都銷了,死亡證明都開了,怎麼還會有這些?這不就鬧笑話了嘛。 冷凍幾天過後,我們回她老家辦葬禮。山東是一個很講傳統的地方,雖然她在罐內冷凍,但還是舉行了儀式,埋了一些衣服,她用過的東西等。當時,我兒子不同意,他覺得媽媽還活著,只是睡著了,所以不願意立墓碑。 但總要考慮別人,也要走親戚,他們會有各種說法。2019年清明節,我們最後還是立了墓碑,以兒子的名義立的雙穴墓,上面有妻子的名字,也有我的名字,她的名字是白色,我的名字是紅色。其實,我媽媽當時很反對,她覺得我還要生活,是不是要考慮再婚,埋不埋在一起還未知。我對這個看得比較開,以後的事沒必要現在操心,交給後人吧。 那幾年,我沒心思去想(這件事),精神狀態很差。每天出門上班,下班就回家,不去別人家串門,幾乎不見任何朋友。其實當時也有人不理解,覺得“你有什麼權利替她決定?”都是她和我共同的朋友,他們甚至都不聽我解釋,直接就“啪”一下把我微信拉黑了。 在這個事情上,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評論,因為本來就和他們沒什麼關系。但這些朋友原來和我們關系都很好,就因為這個事情,至今都沒有來往了,我心裏還是挺難過的。 妻子冷凍後,兒子去了外地工作。有一段時間,我經常一個人在沙發上睡,迷迷糊糊睡著後,第二天手機沒電了,單位領導或者一些老朋友打不通電話,擔心我出啥事情,會專程開車到家裏來把門砸開,生怕我出什麼意外。 有一次,手機放在客廳充電,我在屋裏睡著了,突然痛風發作了,人動不了,下不床,硬生生躺了好幾天。後來沒辦法,自己爬過來拿手機,打電話給小妹妹。她很擔心,跟外甥一起來了,給我床頭放滿了吃的喝的。 他們都勸我,過去這麼久了,也該放下了,但我每次閉上眼睛,一幕幕就清清楚楚在眼前。有時候,我也想忘記,但就是忘不了,已經刻在腦子裏,怎麼能忘得了呢? 桂軍民 後來,單位幾個老大哥看我精神不好,拉著我去學校的健身房健身。以前,我總覺得自己還年輕,做什麼都不比別人差。看到年輕人跑跳,我也去跑跳,結果發現手腳不聽使喚。我去打兵乓球,手和眼睛配合不到一起。有一次,我們幾個朋友一起打籃球,我剛往那一跑,“啪”一下就摔倒了。 我覺得自己老了。 桂軍民洗衣服 去年6月,我一個學生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她隔一段就過來照顧我生活。她挺勤快,人也還行,我們最近還在磨合階段。我兒子常年在外地,沒時間和精力照顧我。我跟他聊過這事,他也很支持我。因為生活還是要繼續,我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未來,我可能還會再結婚,但對方必須理解我,接納我對上一段感情的執著。 桂軍民和外甥女(左一)、女朋友(左二)吃飯 我照顧妻子時,見了很多病人,很多生死,我對死亡其實不那麼害怕,我最怕的是半死不活,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利索,這太痛苦了。一天兩天,你可能還能忍受,一年兩年,你就很難承受了,覺得活著沒有一點尊嚴。 說實話,我現在年紀大了,還是得找個人作伴,相互幫扶照顧,但我心裏也很矛盾,不敢想象未來會怎麼樣。 我們跟“銀豐”簽訂的合同是30年,30年後,如果技術達到了,能治愈肺癌了,就會複活我妻子。如果技術達不到,可以續簽,但這樣,我可能這輩子就見到不她了。我今年53歲,30年後,如果我還在世,就80多歲了。當然,我走後,或者冷凍後,還有兒子。但最可怕的是,兒子有可能也看不到她複活。我現在不敢去想,幾十年、上百年後,假如她複活了,她怎麼在這個世上生活,整個地球都沒有先例。 當然,也有可能,無法複活,只能重新火化。 桂軍民看著展文蓮的照片 (桂峰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桂軍民簽訂的合同期限為三十年。簽訂合同時,對方告知他:雖然科學技術在發展,但無法確定他的妻子三十年後能複活。 他和妻子少時認識,一起走過青春歲月,曆經坎坷,度過最難熬的時光,卻在快退休時,妻子離他而去。 如今,四年過去了,走過最悲痛的傷,桂軍民開始了新的感情,但他認為只是搭夥過日子,“愛情”依舊冷凍在零下196°C之下。桂軍民甚至覺得,他和妻子已不僅是愛情,更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桂軍民說,新伴侶必須理解、接納自己對前一段感情的執著,“這也是一種責任心。”但他不知道,三十年後,假如妻子真的複活了,年邁的自己又要怎麼辦。或者,妻子醒來時,自己已不在人世,她一個人孤零零地,將如何面對陌生的新時代,那種孤獨、無助與恐懼。 “那將是她自己的人生了。”桂軍民的兒子桂峰說。 桂軍民一家三口 【以下是桂軍民的口述:】 (一) 2016年12月22日,肺癌晚期的妻子發生癌細胞腦轉移,被送進了急救室搶救。醫生跟我說,她腦部積液,整個腦袋都已經變形了。二十多天後,醫生打開她的頭顱,准備做腦部引流手術,發現裏面全是血,“撲哧”噴射出來好高…… 手術做了六七個小時,她被推出來後,直接進入了重症監護室。 我再次見到她,已是幾天之後了,她臉上沒什麼表情。我問她痛不痛,她說不痛,哪兒都不痛。她精神不好,講話費勁,不樂意說話。她喜歡鄧麗君,我一放鄧麗君的歌,她就跟著一起唱,歌詞都記得清清楚楚。 但之後,她的病情沒有好轉,醫生也沒有治療方案,主要靠藥物在支撐著。 2017年2月,我們和醫生商量後,把妻子送進了臨終病房,希望她最後的日子少一點痛苦。妻子很堅強,到了那個時候,每次我母親打視頻電話過來,她都會坐起來,挺直腰板,打起精神對著鏡頭說:“媽媽,我好了,我好了……”我看著心裏特別難受。 到後來,我們拒絕了所有親戚朋友的探望。因為妻子在乎別人,又像小女孩一樣愛美,不想給人留下不好的形象。我和兒子,以及其他幾個家人,陪著她度過了最後的時光。 最後一個月,她基本都在沉睡,很少時間醒來。但她每次醒過來時,護士都會警告我們:你們不要亂說話,她心裏啥都明白,只是不怎麼能說。 我記得有一次,我回家做飯,兒子在醫院照顧妻子。我回來後,發現她身上多了一個傷口,應該是不小心撓傷的。我擔心傷口感染,隨口說了兒子幾句。沒想到,妻子突然氣呼呼地蹦了一句:“你是在說兒子嗎?”我嚇了一大跳,原來她能說話。 那時候,臨終病房只有我們一家人。妻子睡著後,我沒事情做,就到處轉悠。3月初的一天,我走到醫生辦公室,看見架子上擺著幾本資料,介紹人體冷凍機構。我順手拿起來,翻來看了看,覺得很新奇、魔幻,但沒想會與自己有什麼關系。 幾天之後,科室主任私下跟我聊天,說起人體冷凍技術,問我對此有沒有興趣。他告訴我,冷凍公司的人第二天要來醫院,建議我跟他們見一面。 此前,我對這種技術完全沒有概念。那天晚上,我打開筆記本電腦,搜索“人體冷凍”相關新聞,看到了中國首例冷凍者——女作家杜虹,她是《三體》的編委,在國內進行遺體冷凍手術後,被送往美國進行分體保存。 我一開始不相信這個事,覺得不真實、太遙遠……我把她有關的所有報道,甚至評論都看了,還是覺得很神奇。 第二天,我見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人,問了他們一些問題。但我不懂技術,唯一震撼我的是他們對死亡的思考。他們說,“死亡”可以有另外一種形式,除了土葬、火葬……這些讓人體消亡的葬禮形式,它還可以變成一個“希望”。 後來,我去了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見了管理人員、技術人員,他們的外國專家,跟他們聊技術、流程,以及手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意外。我當初擔心,法律意義上宣布死亡後,他們還給她開膛破肚或者有比較大的傷口,因為我媳婦愛美。對方告訴我,沒有很大的傷口,就是插兩根管子,一根進去,一根出來,再縫幾針就好了。 我去“銀豐”考察了三四次,覺得他們說得都很客觀。主要是,這個“希望”讓我動心了,我不想她就這麼消失。我回醫院跟妻子說:“這次你病得很嚴重,要不我給你找一個地方,你到裏面睡一覺,等醫學發達到能治好這種癌症,我們再來相見。”我前後跟她說了兩次,第一次她沒有反應。第二次,我跟她說,“如果你願意去,就抓住我的手。”她聽懂了,輕輕地抓住了我的手。 其實,年輕的時候,我們就談論過生死以及遺體捐贈,她還說要把遺體捐給我們學校做解剖。 那次,她抓住我的手後,我跟她說:“我到時來叫你,你可別故意不醒啊。” 展文蓮照片 (二) 這幾年,我回過頭慢慢琢磨,再來看待這個事情,覺得它讓我重新看待生命,理解生命。 妻子出生於1968年,比我大幾個月。我們是初中同學,我祖籍河南,她祖籍山東,我們的父母都是援疆幹部,在生產建設兵團,他們彼此都認識。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姑娘,很單純,愛玩,性格大大咧咧,像男孩子,但有一股不一樣的氣質,人也比較驕傲。她家裏幹活的人多,條件也比我們家好。 桂軍民(左五)和展文蓮(左四)初中時期 她經常送東西給我,那時候的感情很單純,也沒有考慮以後。 後來,我考上高中,考到上海的大學。她上了職業中學,沒有畢業,就跟著父母回了老家山東。 她回去以後,我們每周都通信,告訴對方彼此的情況。我上大二的一天,突然接到一封來信,說她父母出車禍身亡了。我擔心她,坐了17個小時的火車,從上海到濟南,再轉車到達她所在的小縣城。那是1988年的冬天,濟南的老火車站還是德國日耳曼式建築,被稱為亞洲最大的火車站,但她生活的小縣城道路坑坑窪窪的。 她那時已經工作了,在縣城一家銀行上班,一個月工資幾十塊錢,下面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全靠她養活。 大學畢業前,她來上海看過我幾次,我的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她。她擔心我畢業後不願跟她回去,甚至偷偷地辦理了結婚證。那個年代,大學畢業生包分配,我的很多同學都進了大學工作。我一個人提著自己的檔案,來到了這座北方的小縣城。 一開始,我多少有些失望,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們靠自己一步步努力,從縣城來到濟南,最後在這裏安家落戶。 妻子身體一直都很好,幾乎從來不怎麼生病。她經常練瑜伽、慢跑,輕輕松松能做50個俯臥撐。她每年參加單位的體育比賽,都能拿獎。2015年的春天,她陪妹妹去醫院做檢查,順便自己也做了體檢。妹妹沒有什麼問題,卻查出她患肺癌晚期。 剛開始,我們不相信,去了很多醫院檢查,結果都是一樣。我開始擔心,讓她安心治病,不要再去上班了。但她不肯聽。後來,她單位領導勸她安心養病,她才休了病假。 展文蓮入院前在門口自拍 《思念物語》截圖 她一直很樂觀,覺得自己會好起來,有時還跟護士說,等她病好起來了,還要來醫院做志願者。 2015年7月,妻子開始化療。 之後,她和我母親、妹妹經常一起出去玩,她們爬華山,去洛陽看牡丹……還去杭州玩了二十多天。妻子精力旺盛,停不下來,如果她不去化療,根本不像是有病的人。 她是一個神經大條的人,卻又很為別人考慮。她滿腦子都是別人:我兒子喜歡什麼,我喜歡什麼,我媽喜歡什麼……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從來沒說她自己喜歡什麼。她操心慣了,甚至生病後,還給弟妹三家每家買了一台飲水機。 期間,我們也去北京、天津……跑了很多家醫院,還把片子拍給國外專家看。每位醫生說的都一樣,除了常規治療,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還有醫生估計她只有半年時間。 但那時她狀態還好,她去老人院看望老人、孤兒院看望小孩。我叫她不要去了,她說“沒事、沒事……”不出門的時候,她看電視劇,或者繡十字繡……你看,現在牆上掛的“畫”,都是她那時繡的。 展文蓮刺繡作品 後來,我出門時擔心她一個人在家出事,在家裏安裝了監控器。有一次,我回家問她:“今天活動了嗎?”“活動了。”“看電視了嗎?”“沒看。”我反駁她,說她沒運動,又長胖了。她不高興,後來把監控器對著牆壁,幹脆不讓我看。 自我們結婚以來,我從來不管家裏,工資卡一上交,大小事都是她在操勞,各種開支,包括交水電費,我完全都不知道。有一次,我隨口跟她說,家裏的保險、存折,你是不是把它們歸歸類?她一聽,不高興了,反問我:“怎麼了,我不行了嗎?”其實,我是不想她再操心。 2016年12月的一天,我們在外面吃完晚飯。回家後,她說頭痛,我以為她感冒了,因為那天風大。我給她吃了幾粒感冒藥,讓她早點休息。我沒有想到,她那時已出現耐藥性了。 幾天後,她腿沒勁,走路蹣跚。我們去醫院,她自己下車,走了一小會兒,就“累”得走不動了。我扶著她,讓兒子把輪椅推出來,她一屁股坐了上去。我推她進門診大樓後,她坐在輪椅上,還用手機自拍了一張照片。 突然間,她開始嘔吐,暈了過去,身子也傾斜了。那一天是2016年12月22日。 (三) 她辛苦了半輩子,沒有享到一天福,突然就得了這個病。 那些日子,我看著她躺在病床上,一天不如一天,變得消瘦、萎縮……我很心痛,不想她就這麼離開。如果把她冷凍起來,起碼還有複活的希望,哪怕只有一絲希望…… 一開始,我沒有想到費用的問題,後來,聽他們說價格不菲。我們沒有那麼多錢,我就跟他們說,我們沒有經濟條件做,不做了。那時候,國內沒人做過人體全身冷凍,如果我妻子做,就是國內冷凍術第一人。 我當時聽他們說,又擔心:難不成你們拿我當試驗品!但轉念又想,如果火化的話,人就徹底沒有了。後來,“銀豐”跟集團申請,給我們免掉了相關費用。我跟兒子商量後,決定簽訂合同,唯一的條件就是,裝進冷凍罐前,我們一定要看一眼,保證她身體的完整性。對方也同意了。 “銀豐”那時處於起步階段,此前跟別人簽過幾次協議,但每次到了最後,對方都因各種借口反悔了。還有的人,“遺體”都送到“銀豐”了,因為家裏有親屬反對,最後又被拉回了殯儀館。 我們家的情況比較簡單,兒子和幾個妻弟妹基本都支持,只有妻子大妹不贊同,她覺得人都這樣了,“你再折騰幹啥呢?”我跟她說:“人已經這樣了,又不會失去什麼,反而多了一個希望。” 後來,我看他們做動物實驗,冷凍幾個小時,之後複活成功了。我覺得,雖然目前全球沒有人體冷凍複活案例,但隨著未來的技術發展肯定能做得到。 幾天後,我代妻子簽訂了合同,把她的病曆資料發給了對方,同時自己也簽了一份合同。因為我相信,只要能解凍複活,就有機會跟妻子再見。我兒子是科技迷,他對此也堅信不疑。 2017年5月8日,淩晨四點,妻子臨床“過世”。 “銀豐”團隊當時已守在臨終病房。十幾天前他們就過來了,還演練過幾次,因為不能出現一絲差錯。當天,醫生宣布妻子臨床死亡,出了死亡報告,醫院法務科、紅十字會的人幫我們走了人體捐獻的程序,從法律意義上,她已經死亡了。隨後“銀豐”的專家馬上介入,給她用上了心髒支持系統,保證她心髒的跳動,又把她救“活”了。 大約六七分鍾後,妻子被他們帶去了“銀豐”。我以前從來沒掉過眼淚,那次回到家裏,心裏特別難受,覺得她真的沒了,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了……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那幾天,我基本沒怎麼睡著。一方面覺得她離開了,另一方面覺得她只是睡著了,也擔心手術的情況。 冷凍人體手術過程 資料視頻截圖 這種技術,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一般來說,死亡分為臨床死亡和生物死亡,生物死亡是指,所有細胞都死了,所有功能都消亡了。臨床死亡是指,你心跳沒了、呼吸沒有了,但你的腦細胞還活著,你的血液、神經系統還有生命。所以,做人體冷凍術的“遺體”,她一定是活著的,包括杜虹的頭顱,如果已經完全死了,那還冷凍保存它幹啥? 妻子的人體冷凍手術做了55個小時。我等了三天,終於接到了電話,帶著兒子、妻妹一起過去見妻子最後一面:她躺在低溫床上,身上套著保溫袋,臉上很安詳,像是睡著了一樣。我開始以為,人體冰冷後,皮膚會發白,其實並沒有,依舊是正常膚色,這讓我很震驚。 大約15秒,她被推進去,裝入了罐內。 我記得,我跟妻妹說了一句:“挺好的。”我們當時都松了一口氣。 冷凍人體裝罐 資料視頻截圖 (四) 一開始,我隔三差五跑去“銀豐”看。其實啥也看不到,就是對著罐子說說話,或者放鄧麗君的歌給她聽,跟“銀豐”的工作人員聊聊天。我最初擔心,只有我們一例,這項科技就很難有突破。但幾個月後,“銀豐”出現了第二例,接著第三例人體冷凍……讓我覺得複活並不遙遠。 不,我覺得應該是蘇醒,因為她一直活著,我們正常的細胞,10天分裂一次;她可能1年分裂一次,或者10年分裂一次,她只是生命進程被延緩了。 這個事情,剛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包括他們單位的人,還有人問我:“這還發工資嗎?還交養老保險嗎?……”他不理解這個事,他不知道,“她人還在嗎?她是睡著了,活著的,還是死了呢?”其實法律意義上,人已經死亡了,戶口都銷了,死亡證明都開了,怎麼還會有這些?這不就鬧笑話了嘛。 冷凍幾天過後,我們回她老家辦葬禮。山東是一個很講傳統的地方,雖然她在罐內冷凍,但還是舉行了儀式,埋了一些衣服,她用過的東西等。當時,我兒子不同意,他覺得媽媽還活著,只是睡著了,所以不願意立墓碑。 但總要考慮別人,也要走親戚,他們會有各種說法。2019年清明節,我們最後還是立了墓碑,以兒子的名義立的雙穴墓,上面有妻子的名字,也有我的名字,她的名字是白色,我的名字是紅色。其實,我媽媽當時很反對,她覺得我還要生活,是不是要考慮再婚,埋不埋在一起還未知。我對這個看得比較開,以後的事沒必要現在操心,交給後人吧。 那幾年,我沒心思去想(這件事),精神狀態很差。每天出門上班,下班就回家,不去別人家串門,幾乎不見任何朋友。其實當時也有人不理解,覺得“你有什麼權利替她決定?”都是她和我共同的朋友,他們甚至都不聽我解釋,直接就“啪”一下把我微信拉黑了。 在這個事情上,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評論,因為本來就和他們沒什麼關系。但這些朋友原來和我們關系都很好,就因為這個事情,至今都沒有來往了,我心裏還是挺難過的。 妻子冷凍後,兒子去了外地工作。有一段時間,我經常一個人在沙發上睡,迷迷糊糊睡著後,第二天手機沒電了,單位領導或者一些老朋友打不通電話,擔心我出啥事情,會專程開車到家裏來把門砸開,生怕我出什麼意外。 有一次,手機放在客廳充電,我在屋裏睡著了,突然痛風發作了,人動不了,下不床,硬生生躺了好幾天。後來沒辦法,自己爬過來拿手機,打電話給小妹妹。她很擔心,跟外甥一起來了,給我床頭放滿了吃的喝的。 他們都勸我,過去這麼久了,也該放下了,但我每次閉上眼睛,一幕幕就清清楚楚在眼前。有時候,我也想忘記,但就是忘不了,已經刻在腦子裏,怎麼能忘得了呢? 桂軍民 後來,單位幾個老大哥看我精神不好,拉著我去學校的健身房健身。以前,我總覺得自己還年輕,做什麼都不比別人差。看到年輕人跑跳,我也去跑跳,結果發現手腳不聽使喚。我去打兵乓球,手和眼睛配合不到一起。有一次,我們幾個朋友一起打籃球,我剛往那一跑,“啪”一下就摔倒了。 我覺得自己老了。 桂軍民洗衣服 去年6月,我一個學生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她隔一段就過來照顧我生活。她挺勤快,人也還行,我們最近還在磨合階段。我兒子常年在外地,沒時間和精力照顧我。我跟他聊過這事,他也很支持我。因為生活還是要繼續,我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未來,我可能還會再結婚,但對方必須理解我,接納我對上一段感情的執著。 桂軍民和外甥女(左一)、女朋友(左二)吃飯 我照顧妻子時,見了很多病人,很多生死,我對死亡其實不那麼害怕,我最怕的是半死不活,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利索,這太痛苦了。一天兩天,你可能還能忍受,一年兩年,你就很難承受了,覺得活著沒有一點尊嚴。 說實話,我現在年紀大了,還是得找個人作伴,相互幫扶照顧,但我心裏也很矛盾,不敢想象未來會怎麼樣。 我們跟“銀豐”簽訂的合同是30年,30年後,如果技術達到了,能治愈肺癌了,就會複活我妻子。如果技術達不到,可以續簽,但這樣,我可能這輩子就見到不她了。我今年53歲,30年後,如果我還在世,就80多歲了。當然,我走後,或者冷凍後,還有兒子。但最可怕的是,兒子有可能也看不到她複活。我現在不敢去想,幾十年、上百年後,假如她複活了,她怎麼在這個世上生活,整個地球都沒有先例。 當然,也有可能,無法複活,只能重新火化。 桂軍民看著展文蓮的照片 (桂峰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針對有自媒體發文稱“渭南師范學院88萬買的‘進口’鋼琴是冒牌貨,進價僅8。8萬元”一事,4月1日,陝西省渭南師范學院官方微博發布《關於網傳“88萬買的進口鋼琴竟是僅8。8萬的冒牌貨”有關情況的說明》稱,關於乙方(鋼琴出售方)向甲方(渭南師范學院)以88。6萬元出售進價僅8。8萬元的三角鋼琴問題,學校已及時向上級有關部門進行反映。目前公安機關反饋的情況表明,學校有被詐騙的嫌疑,相關具體情況公安機關正在調查之中。 該情況說明稱,前述自媒體文章內容中所反映的本校有關部門和個人相關問題,學校將依據公安部門和相關部門最終調查結果依法、依規、依紀進行嚴肅處理。希望廣大網友在本事件中,堅持不信謠、不傳謠、不惡意傳播。 3月31日,微信公眾號“同州府”發布《渭南師范學院88萬買的“進口”鋼琴竟是冒牌貨,進價僅8。8萬》一文稱,渭南師范學院以88。6萬元的價格買入一架進價8。8萬元的“進口”鋼琴,該鋼琴實為國產鋼琴。 該文稱,出售該鋼琴的鋼琴銷售公司一名售後人員出示的《渭南師范學院三角鋼琴(七尺)購置項目合同書》顯示,乙方(出售方)鋼琴銷售公司賣給甲方(購買方)渭南師范學院的鋼琴是“FEURICH”(弗爾裏希)品牌的三角鋼琴一架,單價、總價均為88。6萬元。同時乙方贈送甲方“卡丹莎(國際)”推琴車。前述合同簽訂日期是2016年5月30日,甲方委托代理人魏松目前為該學院審計處處長,乙方委托代理人高金虎是前述鋼琴銷售公司法人。 前述文章還稱,經舉報、警方取證後,3月20日,高金虎涉嫌合同詐騙罪被臨渭區警方刑事拘留;渭南師范學院紀檢委工作人員亦稱,已經將此案向陝西省教育廳進行彙報。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2021-04-03 08:35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台鐵列車出軌已致50罹難162人受傷 事故原因疑點重重

2021-04-03 08:32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原標題:70歲退休,這個國家正式實施!有企業已經延到80歲

據央視新聞消息,4月2日上午,台灣鐵路“太魯閣號”408次列車,在從新北市樹林區車站發車駛往台東市的途中,行至花蓮縣大清水隧道時發生出軌事故,造成車輛擦撞隧道壁,多節車廂嚴重變形。截至昨天(2日)晚上9時30分,根據台灣媒體更新的數據,事故已造成50人罹難。總台記者陳軒石通過電話連線介紹了事故的最新情況。 事故已致50罹難 162人受傷 目前的傷亡的數字有一個最新的糾正,是造成了50人死亡,而輕重傷的傷者目前統計一共是162名,部分已經出院了,現在還有幾十名的傷者。 全台下半旗三天哀悼 另外,這起事故可以說是六七十年來,台灣最嚴重的鐵路交通傷亡意外事故,所以台灣當局決定從今天開始連續三天全台降半旗志哀。 事故原因疑點重重 至於事故的原因,現在基本上排除了後天的因素,應該是人禍或者是機械的故障。根據最新的說法,昨天報道說停車的時間是9時28分,但是今天的最新的更新是8時15分這名肇事者就把車停在了一個那個不應該停車的地方。至於有沒有拉手刹,現在成為一個重大的疑點。 那麼據當現場的一些工人說,司機有拉手刹,而且在車頭輪子下面是墊了石頭擋住的,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就滑落了,但這個說法現在是那麼引起了很大的疑點。 根據檢方表示,現場勘驗工程車是掛在空擋,並沒有拉手刹的。那麼所以這到底是機械的原因,還是其他的情況,現在有待進一步的調查。至於這50名的罹難者,他們的遺體有27名死者是集中在車頭,也就是第8號車廂,但是很多都已經殘損,情況是慘不忍睹。在昨天晚上有幾十名罹難者的美容修複師連夜熬夜忍著眼淚,對遺體進行修複的工作。 已有30名罹難者身份得到確認 目前已經有30名的罹難者的身份得到確認,警方現在已經完成了對這些罹難者的DNA的抽取,那麼當局表示爭取在兩天之內完成這個所有罹難者這個身份的確認。後續工作就是把隧道內殘破的車體拖出來。 但由於在隧道內施工很困難,大型的吊具車沒有辦法進入,所以都靠只能把他們一點一點地拉出來,然後再進行鐵道的修複和電力的修複。 昨天估計工程大概需要7天,起碼一個禮拜才能夠完全地修複隧道車道,並恢複通車。最新的情況就是這樣,台灣當局今天(3日)上午11時也會召開第二次記者會,對有關的情況做進一步的說明。 編輯 楊利 來源:央視新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此前備受關注的“劉大蔚走私武器案”有了新消息。4月2日,澎湃新聞從劉大蔚母親胡國繼處獲悉,劉大蔚已於3月30日刑滿出獄,目前正在返回四川老家的途中。 被關押了六年多的劉大蔚向澎湃新聞表示,從監獄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抱著父母哭,“父母家裏因為我已經欠了很多錢了,非常愧疚。我出來這幾天我一直在哭,只能希望以後能出去多賺點錢報答他們。” 劉大蔚代理律師徐昕表示,劉大蔚此次是獲減刑8個月,因此提前出獄回家。他還提到,劉大蔚出獄後與他見了一面,他說到自己身體狀況不好,接下來會就醫治療。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14年7月,剛滿18歲的四川小夥劉大蔚通過互聯網向台灣賣家購買24支槍形物,被石獅海關緝私分局查獲。案後,經福建泉州中院、福建高院一、二審,劉大蔚被以走私武器罪判處無期徒刑。此案經媒體報道後,引起廣泛關注,也引發關於仿真槍鑒定標准問題的討論。 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認為原審量刑明顯不當,決定再審。在再審庭審中,律師為劉大蔚作無罪辯護。檢方與辯方就原審判決定罪的證據是否存疑,案件是否適用兩高3月份出台的“涉槍案”批複等焦點問題進行辯論。 2018年12月25日,福建高院再審宣判此案,仍認定劉大蔚犯走私武器罪,但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從原無期徒刑判決改判有期徒刑七年三個月。 宣判後,福建高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劉大蔚沒有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但再審中考慮到“劉大蔚沒有實際取得所購的24支仿真槍,槍支沒有流入社會,社會危害性相對較小;被查獲的槍支槍口比動能較低,致傷力小,也不容易通過改造提升致傷力;沒有證據表明,劉大蔚網購仿真槍的目的是為了營利和非法活動;其作案時剛滿18歲,也是初犯;再審開庭認罪態度較好,能夠真誠悔罪”等因素,經過反複斟酌、慎重考慮,決定對劉大蔚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劉大蔚出事後,他的父母一直在福建打工。未來將怎麼打算,還會不會再返回福建?劉大蔚母親說,這些事情他們也還沒有想過,現在心裏只想著先回到家中。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椰樹集團涉嫌違法廣告 被立案調查

2021-04-03 08:32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原標題:70歲退休,這個國家正式實施!有企業已經延到80歲

此前備受關注的“劉大蔚走私武器案”有了新消息。4月2日,澎湃新聞從劉大蔚母親胡國繼處獲悉,劉大蔚已於3月30日刑滿出獄,目前正在返回四川老家的途中。 被關押了六年多的劉大蔚向澎湃新聞表示,從監獄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抱著父母哭,“父母家裏因為我已經欠了很多錢了,非常愧疚。我出來這幾天我一直在哭,只能希望以後能出去多賺點錢報答他們。” 劉大蔚代理律師徐昕表示,劉大蔚此次是獲減刑8個月,因此提前出獄回家。他還提到,劉大蔚出獄後與他見了一面,他說到自己身體狀況不好,接下來會就醫治療。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14年7月,剛滿18歲的四川小夥劉大蔚通過互聯網向台灣賣家購買24支槍形物,被石獅海關緝私分局查獲。案後,經福建泉州中院、福建高院一、二審,劉大蔚被以走私武器罪判處無期徒刑。此案經媒體報道後,引起廣泛關注,也引發關於仿真槍鑒定標准問題的討論。 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認為原審量刑明顯不當,決定再審。在再審庭審中,律師為劉大蔚作無罪辯護。檢方與辯方就原審判決定罪的證據是否存疑,案件是否適用兩高3月份出台的“涉槍案”批複等焦點問題進行辯論。 2018年12月25日,福建高院再審宣判此案,仍認定劉大蔚犯走私武器罪,但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從原無期徒刑判決改判有期徒刑七年三個月。 宣判後,福建高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劉大蔚沒有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但再審中考慮到“劉大蔚沒有實際取得所購的24支仿真槍,槍支沒有流入社會,社會危害性相對較小;被查獲的槍支槍口比動能較低,致傷力小,也不容易通過改造提升致傷力;沒有證據表明,劉大蔚網購仿真槍的目的是為了營利和非法活動;其作案時剛滿18歲,也是初犯;再審開庭認罪態度較好,能夠真誠悔罪”等因素,經過反複斟酌、慎重考慮,決定對劉大蔚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劉大蔚出事後,他的父母一直在福建打工。未來將怎麼打算,還會不會再返回福建?劉大蔚母親說,這些事情他們也還沒有想過,現在心裏只想著先回到家中。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發布的《2020年高年齡者雇傭狀況》的報告顯示,65歲退休的企業占全體的18。4%(主要是一些大企業),66歲以上依然可以工作的企業占全體比例的33。4%,另有31。5%的企業表示已經制定了相關制度,可以雇傭70歲以上的員工。 另外,去年日本也出現了“80歲退休”的企業,在日本引發巨大討論。日本最大和曆史最悠久的家電零售集團之一野島公司(Nojima)宣布,正在實行員工可以工作到80歲的雇傭制度。該公司一共有3000多名員工,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在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將以臨時員工的身份與公司簽訂1年期的合同,他們可以工作到80歲才退休。“野島”公司還表示,如果員工自己願意,到了80歲以後依然可以來公司工作。 圖片來源:央視財經2020年8月的報道截圖 但有日本媒體表示,返聘員工待遇不佳問題也備受詬病。由於大多數企業實施返聘制,很多老員工60歲以後淪為臨時工,合同每年一簽,隨時可能被企業辭退,有調查顯示員工返聘後收入較60歲以前減少30%至70%。有不少人呼籲應該保護延遲退休老人的權益。 為了確保這些老年人的權益,日本政府從4月1日開始面向中小企業推行“同一勞動同一薪酬”的薪酬制度。在此之前,主要是一些大企業在執行。 少子化加老齡化雙重沖擊 之所以日本通過立法鼓勵企業雇用老年人直至70歲,主要有兩方面考慮:一是為了應對“少子化”所帶來的人手不足難題,二是為了減輕用於養老金支出的財政負擔。 NHK曾報道稱,日本國民養老儲蓄金將在2050年枯竭,修改《老年人雇用安定法》可能有助於緩解養勞動力不足和緩解養老儲蓄金壓力。 據《日經新聞》報道,過去很長的一段時期裏,日本社會的退休年齡為55歲(男性)。回顧曆史可以發現,幾乎每隔10-20年日本政府就會把退休年齡延長5年。比如,日本現在的65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2006年4月,直到2013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60歲退休義務化開始於1986年,直到1998年才開始全面義務化。 圖片來源:攝圖網 延長退休年齡的一個原因是人均壽命的提高。1960年日本男性的平均年齡為65歲,所以55歲退休並不值得奇怪。現在90%以上的日本男性到65歲的時候身體都很健康,剩下的平均餘命大概還有20年。所以,把退休年齡延長到70歲也是可以理解的。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調查顯示,去年9月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數量為3617萬人,占全國人口的28。7%。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IPSS)的模型預計,如果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口增幅按此速度繼續上升的話,到204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在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將會從目前的28。7%提升至35。3%。 而在日本人口結構天平的另一端,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再創新低。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約為84。8萬人,與2019年相比減少約1。7萬人,降至1899年有該項統計以來的曆史最低。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曾在2017年發表的人口預測中提出,日本每年新生人口數將在2020年跌破90萬,2023年達到84萬左右。但就目前情況來看,日本的少子化提前“達標”。而且,受疫情沖擊,日媒預計,2021年日本出生人口將跌破80萬。 面對不斷被推遲的退休年齡,何時才是盡頭?或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表態能提供些許答案。2017年時安倍政府成立了名為“人生百年時代構想促進室”的部門,積極探討如何為即將到來的“超高齡時代”做好准備。該部門還會定期召開“人生百年構想”會議,邀請那些退休後憑借自己的興趣不斷學習、活躍在各行各業的老人們分享自己的經驗。當時,他在規劃2018~2021年執政方針中,就有一項被喻為“終身不退休”的大規模社保制度改革計劃。根據該計劃,在3年時間內,安倍政府將以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為前提,推進醫療和養老金等社會保障制度改革。 編輯|盧祥勇 王嘉琦 杜恒峰 校對|孫志成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自央視財經、第一財經、紅星新聞 截至4月2日6:17,全球新冠肺炎確診129317945例,死亡2821367例。關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動態,請點擊↓↓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